哒哒

OOKK】【心中藏着ROY超人。

医魂摆渡

留个痕迹。再看。太喜欢太太了。

坏人。:

41.

“我爷爷是个性格极端的传统商人,而我爸是独子,在很多受到限制的环境下成长,对于家族企业的继承他肩上的重担可想而知,每天的公事应酬甚至出差,一年到头轮流转活像个傀儡,直到我妈的出现,一个性格独颖的新时代女性…”王源勾起嘴角,似乎被拉入了无限的感慨中,“她是个医生,急诊科医生。”

王俊凯一怔,侧头看他。

“我知道你在诧异什么。”他随地捡起一块碎石挥臂朝海面扔去,“无非就是富家公子爱上了普通家境的女医生,随后遭到了我爷爷的极力抵抗,拿家产要挟我爸,甚至私下找我妈甩钱让她走。”海浪翻滚着,他平常尤为清亮的嗓音在深夜中越发显得清透入耳,甚至比平常更多了些柔软,一点点将坚硬外壳中的真实自我显露出来,王俊凯没有说话,安静的听着。

“对于热恋期的男女,那些外来阻碍并不算什么,只是我爷爷的极端举动终于让我爸那长达二十几年的隐忍全面爆发,甩手便离了家,执意带着我妈开始生活,真是一头脑热毫无理智的举动…”他冷笑着勾了勾嘴角,眼底的漠然一览无遗,“我爷爷到底是个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他断了我爸的所有经济来源,撤了他的职务,我爸从一个富二代彻彻底底成了个失业的穷光蛋,金丝雀怎么可能会一辈子甘愿在燕子的鸟巢中度过一生,爱情的保质期撑死了最多五年,我五岁时,我爸已经被社会的等级压制搅得心态全崩,他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在一次次的挫折下开始变得扭曲,而我妈,一个连三餐都不定时的急诊科医生,白天面对各种病患的来回刁钻,晚上还要接受我爸那不堪一击只知道靠酒精麻痹自我的社会败渣的各种指责。”

终究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一旦想要分开,就会找各种理由搪塞,无数种埋怨,最后彻彻底底的决裂。

童话都是骗人的。

“他们离婚了。”混着微腥的海风迎面吹来,他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最后睁开眼,“在给我过完五岁生日后的第二天,这场爱情的拉锯战最后是我爷爷赢了,我爸又回去做了他的富二代,而我妈卖了房带着我住进了医院的宿舍,我们彻底成了被抛弃的悲情角色,更戏剧的是乳腺癌找上了她。”

长期的情绪抑郁和压制加上轮流夜班的双重折磨,占据女性杀手第一榜位的乳腺CA猝不及然的找上了门,一直在死亡线上救人的白衣使者终究也不过凡人一枚,角色互换后,医生成了患者,定时炸弹却不知何时引爆,生死本就天注定,苦苦挣扎想要存活的最后信念不过是从身上掉下来的血肉往后要如何生活。

年少时,女人那头如墨长发披于肩头散着特有的栀子香气,他在阳光下与她嬉笑拥抱甚至委屈时的哭泣,所有的爱与包容都属于他,当家庭的左臂右膀失去一半后,起码留下的那一半可以紧紧将他拥抱,同他微笑,与他共乐,直到他发觉那头长发开始变得稀少洗手台上的黑发大把大把的出现,他最大的担忧变成了事实。

“她自己是医生对这病最了解不过,我那时候还小,不懂为什么老是被送到外婆家,一住就是好几个月,后来想来,定是为了手术化疗一个人承担着所有的痛苦。”深夜的眸色微沉,他极为牵强的笑了下,“我妈是个要强的人,为了减少复发不惜双乳全面清除,她也热爱她的工作,其实她应该更换岗位的,只是执念太深没人能说服她,奇迹出现了五年,却没能撑到第六年。”

依稀记得斥满消毒水味的纯白病房,氧气面罩内响起女人最后挣扎喘息的呼吸声,断断续续地一起一伏,监护仪响的那般刺耳不堪,已经不在记得有多少人来病房探望,只记得他全力握紧的那双手慢慢变得瘫软无力,最后冰凉彻骨。

死亡是很可怕的东西,它一下便砍掉了你的软肋。

由不得你来决定。

 

眼底的暗涌逐渐显现,他抓了把沙子攥在手心,却止不住细沙的遗漏掉落,一点点飘散隐没于黑夜中,“后来我爸执意将我接回了家,我因随了我妈的性子连容貌也有几分相似,那位财阀老爷自然不待见我,大概我身上流着的一半血在他眼里都是低贱不堪的吧。”他冷笑一声,“可笑的是,我爸却在他生日前晚酒驾出事,当场死亡,他痛失爱子一度精神奔溃到将责任推到我身上,认为我就是扫把星,一切祸端的来源。”

他说的极其轻描淡写,紧攥沙子的手却青筋显现隐隐颤抖,背负莫须有罪状的痛苦记忆在时间的催化下越发清晰明朗,揭开的伤疤依旧血肉模糊。

“傻子。”王俊凯轻叹了声,忽然将他揽入怀中。

吸进冷气还未吐息完毕身子便不受控倒入温暖的胸膛内,隔着胸腔的震动温热气流渐升,王源还未反应的身体顿时一僵,挣扎着要起来。

“别动。”王俊凯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柔声道,“你不是扫把星。”

男人不善言语的安慰随着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再次闯入心扉,指尖随着心脏的变频跳动而逐渐发热,他放弃了所有的挣扎红着眼接受了这个拥抱,那一直以来的理智再一次被击得动摇不得,将所有的坚定轻而易举地撩拨,“他永远接受不了我,最后把我遣返回外婆家,成年后我就自己出来生活。”

王俊凯轻轻抚着他的背,眸色温柔,“孤单吗?”

“有点。”王源温和地应了一声。

“都过去了。”

“嗯。”

“以后还有我。”

王源睁开眼睛,微红的眼角依旧清晰的格外明显,他抬手轻轻环上了那人的腰际,随后在风声中轻声开口,“谢谢。”

那些克制不住的悸动随着这声谢意终将所有情感了解的分明。

再无迷茫。

 

凌晨的时钟定点划过,将所有的痛苦回忆都抛在了昨日,并肩而行的身影在海浪的翻腾声中逐渐远去,新的一日被重新翻页。

第二天早上,王源咳嗽着从睡梦中醒来,前晚好几个小时的冷风将他健全的免疫性系统彻底打败,受了风寒也是情理之中,他眯眼看了会头顶天花板,依稀记得昨日那个算不得暧昧的拥抱,他不自然红了耳朵,摇头不再去想。

喉咙发痒难耐他起身倒了杯热水,结果还没送到嘴角,客房的门便被轰然推开,王俊凯穿着昨日的那身西装闯了进来,神色严肃,“快准备一下,金州市今日凌晨三点发生6.2级地震,咱们得回一趟医院!”

 

医生的警惕使命在任何灾情发生的第一时刻便被体现的淋漓尽致。

6.2级强型地震一下便损毁了金州市近2000套房屋倒塌,上万间房屋不同程度损坏,各地山体崩塌严重,受害人数更无法估量,全城灾情严重,救援迫在眉睫。

黑色汽车疾驰跑过高速路段,直闯医院大门,被号召的全院医务人员都聚集在新院刚建成会议室内,诺大的空间一下便显得格外拥挤不堪。

神色匆忙的换上白大褂,王源随着王俊凯及时赶到会议室,事情发生的突然,谁能预料如此风平浪静的凌晨在别的区域发生了如此天灾人祸,S市的警务救援大队于地震发生后的四小时内迅速出发,立马参与救援活动。

“金州市发生6.2级强型地震的事相必大家都知道了,现在全国人民都在关注灾情,作为医疗工作者,我们不能躲在二线见死不救!”马彪沉着声将手中的志愿报名表举了起来,会议室内所有人神色严肃,他动员道,“我院需要组织一批救援小组,总共需要16人,地震灾区危险度高,我这边不强迫任何人,你们自愿报名,公平对待!”

被赋予使命一部分医务人员热血激盎地想要报名,还有部分犹豫不决退缩思忖的,灾情震级高,现场又极其危险,说的好听点是救人,说的难听点的是把自己送进去。

摇摆不定不是说不愿救援,只是每个人要顾及的实在太多。

无私奉献的精神固然好,但现实总归残酷,这不是泡沫剧剧情,是真枪实战,也许走了便回不来了。

 

王俊凯是率先在报名表上签下名字的第一人,王源紧跟其后,对于任何灾情的救援,那些被灾害摧毁的无数家庭如今面临着最大的生命威胁,他们要面对的不仅是病患,更是自己身上的这套白大褂!

医生这个职业的存在,就是牢牢站在生死线上拉回更多的生命。

何谓医德,即医者仁心,悬壶济世。

 

王俊凯的率先领导起了重要的激励作用,全场的报名氛围被炒燃,紧跟报名人数整整比预定人数多了三倍,但面对院内更多的岗位所需,马彪不可能将院内运转弄至空岗,“鉴于救援小组所需十六人,报名的有点多,大家的想要救助的心情我深切感受,但我们医院还是需要正常运转的,这样,这才灾情外伤人数占大比例,所以我着重挑选外科为主的人员…”

作为经验丰富的王俊凯毫无悬念的被挑入名单之内,而对于外科急救最为熟悉的王源更是在预选人员之内,S市第一医院一下便把两位重要主力交了出去,之后的十四位医生护士也在马彪层层筛选后脱颖而出。

这批优秀的强大救援小组于当天下午乘上了大巴车,尾随着医疗救援物资的运输车队驶向灾区。

“你其实不用过去的,急诊需要你。”王俊凯将王源手中的行李放到一旁,从背包中拿了瓶水递过去。

王源接过水笑了笑,“国家更需要我。”

王俊凯闻言看了他一眼,随后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妥协道,“再睡会吧,等到了灾区就没时间休息了。”

修长的手指在柔顺的发丝间揉动片刻,带着独有的温柔和亲昵,王源没再抵触的反抗这种温柔,顺从的安心接受,他在孤独的这些年后终于找到了所需的曙光,自此不再惧怕孤单,独自寂寞。

 

——TBC

最近实在忙的抽不出身,连着加班了两周,空了就写了点,这章字数有点少,我下次多写点,明明秋天都到了,现在的病人肝火怎么还是那么旺

评论
热度(876)
  1. 哒哒坏人。 转载了此文字
    留个痕迹。再看。太喜欢太太了。

© 哒哒 | Powered by LOFTER